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主动思考和被动思考 有两种学习或者思考的情况,我们应当加以区分。我们可以将这两种情况一个叫做主动学习,一个叫做被动学习。或者我们可以说一个是宏观的长期的,一个是微观的短期的。当然,他们相互渗透,不可能简单归类。但是应该意识到此间的区别,这对我们平时读书用脑都有帮助。 主动思考可以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广泛到可以包括一个人为自己人生规划所做出的思考的总和。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随着自身心智慢慢成熟,开始有着自己对自己的思考。这些思考一般是来的越早越好。主动思考的一个例子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规划,这本身就是个浩大的工程。我们想做出真正合理的判断,往往需要集中很多方面的思考。其中包含我们的经验,我们的知识体系,我们的生活环境,甚至还得将自己的独特的有别于任何其他人的特点仔细考虑进去。但是这个例子太过庞大,没法一概而论。另一个是学一门外语,也是一个主动思考的好例子。总的来说,主动意味着你必须有统筹规划的能力,用耐心和毅力给自己做保障,而且还要很勤奋。当然,主动思考所带来的回报也最大,它真正可以改变我们的精神面貌乃至提高整体素养,从而达到教育的真正目的。 而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每天所面临的实际上都是被动思考。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个很具体的问题,这些问题常常不由我们选择。我们实际上花费大量力气做的事情,有时候不容易直接看出与长远的未来目标有什么联系。比如,我们为了学外语,实际上做的却是参加各种各样的外语考试,而考试是典型的被动思考和被动学习的例子。我前不久刚刚参加了托福考试,我尽管觉得托福考试是一门设计的极其合理的考试,但是也避免不了这样一个普遍的事实,那就是,过分强调考试实际上阻碍了学习进程本上。但是,由于考试有确定性的目标,有可以遵循的‘高效’的复习方法,这些常常会给我们带来误解,以为这些是学习和思考的真正目的。这样的误解越深,造成的影响越坏。 被动学习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可以允许一个人在短期内思想很懒惰,却可以达到一定的学习效果。我们说,当我们预备花费几个小时背背单词的时候,其实每个人的效率都差不多。(我从来不相信有些人记忆力超常这种传说。)纯粹的记忆作为一种用脑过程,其实是最低级的用脑过程。但是它的简单又给了人们犯懒的机会,实际上蕴含着一种危险,那就是,对很多人来说,此类学习过程实际上充斥了他们几乎全部学习时间。我这样说是有很多现实的基础的。且不说做学生的偷懒,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觉得只要时间花费了便心安理得;即便是名牌学者教授,也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落到这样的低效的思考中去。人的惰性是个大敌。举例说,我学英文十年有余,前期主要都属于非主动的思考,实在是浪费了很多的时间精力。 即使教育体制十分的完善,教师水平十分之高,所带来的优势也仅仅在于同在被动思考前提下能提高效率而已。其实对主动思考没有直接的帮助。我们可见到很多学生一旦离开老师的帮助,便没有了自己的主见,便是这种情况。主动思考靠得是主动,这是一个自己教育自己的过程。 而生活中更多的情况是两种思考都结合在一起的。我们常常会为了一门考试集中突击;而但凡是上过大学的朋友都知道,突击时候我们可以达到很高的学习效率。这一般来讲当然也是有益于主动思考能力的培养的。回过头来,我们在主动的学习和思考过程中,如果能刻意的把复杂艰巨的任务分化成一些阶段性的任务,而对每个任务做出详细的要求,把它变成被动的思考,这又反过来对宏观规划甚有益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为什么做不好做不成 那些凄凄戚戚,一心只‘想要朋友’的人,从来结交不到朋友。——C.S.Lewis, ‘四种爱’ 我对生活一直有一个困惑,就是我发现下面的事情十分的普遍。当人们集中他们所能集中的一切力量,排他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结果是做不好,这跟他们的预期恰恰相反,跟他们的投入相比十分不对称。从我整个成长的过程中,我在身边便看到了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 在上大学之前,我身边的几乎全部的同学都把那么多精力投入到准备高考中去,包括那些所谓的‘学习不好’的孩子。他们也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学习。甚至我还了解到一个更极端一些的例子,这个一个跟我差不多同龄的孩子。他因为高考失利而反复重考,有时候会读上几年,但是遇到不如意又走回头路。去年,他放弃一切重新参加高考,依然成绩不甚理想。而他的母亲一直采取陪读的策略。结果,数年的大好光阴全部浪费在准备一个无聊考试之上。这基本上是一个悲剧。我之前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很简单的把原因归结到学习效率低下和长期的逆反情绪。当然这些都是正确的原因,但是并不是很深层次的原因。 我们换一个角度,再说说那个母亲,当她每天为孩子陪读,把自己的其他一切都放在一边的时候,她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给了孩子那么多,他想不透为什么孩子那么不争气?其实这在中国是一个很普遍的事情,有很多家长把一切都给了孩子。他们从不让孩子做任何学习以外的事情。他们给孩子做好后勤工作,一定要让他们‘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顺便说一句,我们多年都喜欢因为这个结果批评孩子,但是显然不是他们的错。——当然,既然你已经什么事情都不用管了,那你还不把成绩搞好?这些家长的生活完全围绕着他们的孩子。他们自己的一切都不重要,潜意识中表明自己为你做了这么许多的牺牲,你难到不知感恩?还考这样的烂成绩?我相信这样的家长在我很近的身边便有许多,而下面这个虚构故事中的主人公简直就是在描写我的一位长辈。 C.S.lewis在‘四种爱’中曾经举过这样一个例子:当菲吉特太太去世的时候,他们全家精神大振。每一个成员,都一改原来阴郁的面容,甚至向来十分不可理喻的,也开始有了人情味。菲吉特太太生前常常说自己为家人而活,她可称得上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心中没有自己,她不辞辛劳的给所有人洗衣服,即便他们有钱拿出去洗。他永远给家人费尽心力的工作,给他们热饭,尽管他们几乎含泪的真心抗议,说自己喜欢吃凉的,也毫无用处。如果你深夜未归,她就坐在那里‘欢迎’你回来。哪怕是深夜两三点,也照等不误。你永远可以看到那张虚弱苍白的脸,就像是无声的控诉。她不停的做手工,而除非你没有良心,她做的衣服你不敢不穿。她还对家人的健康特别的关心。她独自扛下了女儿‘体弱多病’的重担,在她的心里,女儿的病不需要女儿自己负责,她只要感恩的接受照顾,爱抚和特殊的饮食。 而看着老母亲如此的辛劳,家人只能帮忙。他们帮助她为自己服务,而他们却不需要这种服务。这已经变了性的爱早已成了一种负担,而菲吉特太太死后,就连‘他们家的狗走起路来都有了精神’。Lewis说,母爱的本能天生就有产生此种情况的倾向,因为这种爱的目的是自身的消除。这个解释很深刻,也很大程度上解答了我的困惑。但这个解释也只是针对这一个现象的解释,就好象对长期努力又得不到好成绩的学生,效率低下虽然是个正确的解释,但对于我,仍然无助于理解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 我又想到一个例子。一年之前,有一位小我几届的女生告诉我她要增加自己的‘人文素养’,于是她逼迫自己读书和学习几个乐器。这本身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我却发现这种素养并不是真正简单培养出来的。很多小孩子很小被逼着学这学那,却常常造成他们成年后对人文学科的反感。人文(arts)本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如果热爱生活,对他人有足够的关怀,我们就会很自然的变成熟,很自然的懂更多道理。知道有一天你觉得有必要把一些感悟讲出来写出来,写的好的,感悟的深的,在旁人看来就成了‘人文素养高’。更有甚者对人文大师的评价居然是:‘口才真好。’这个评论让人哭笑不得,它反映了很多人真实的心态。这些人纯粹为了人文而人文,用一句上点档次的话来说,就是附庸风雅。 当很小的孩子吹牛皮说他读了多少本名著的时候,我们知道其实他即便是读了,也跟没读过区别不大。我小时候度过鲁迅,但是那时的我怎么可能会真正的理解。而今再读鲁迅,看到他犀利的匕首和投枪放到今天也依然很有力量很有意义的时候,我恨不得把之前读过的内容再通通重读一遍。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中说:‘我们少时所读的东西,往往意义不大。’我讲的有点远了,但是我发现有时候我们做事情做不成的原因是时机不对,我们如果是入门者,就不要装作专家;揠苗助长有着很隐蔽的形式。如果我数学基础并不扎实,让我去读很深的理论譬如说‘庞加莱猜想’的证明,即便是背下来也是空耗力气,这是完全一样的道理。 就在前些天,我的一个朋友还因为一个破托福考试一而再再而三的折磨自己。当他把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全都放在一门考试上的时候,却压力过大反而提高不了成绩。类似的故事太多了,多的不可计数。学生们一心想考上名牌的大学,但多数不能如愿,如愿的是那些较早懂得了教育的目的孩子(他们自己都未必知道);商人们一心想发大财,但是多数不能如愿,如愿的是那些只是要把事业做好的企业家(我只讲一般来讲的情况);学术圈子里,这个现象更加普遍。没有哪项学术研究是发发狠劲就能拿下来的。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的误导太严重了。当牛顿或者爱因斯坦废寝忘食的时候,那是因为他们投入进去了。仅仅故意消防他们的表面,仅仅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最后除了破坏健康之外,难道科研成果自己就出来了?我们必须分清先后关系,看明白表面和内在的联系。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专注事实上便耽误了自己一点吃饭的时间。但是不好好吃饭只会对节食者才可能有意义。 上面的种种有一点是共通的,当事人没有用自己的脑子思考问题。中国人的教育最可悲的一点就是从来不鼓励学生主动思考。主动思考很难,我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有一点晦涩的文章,想就我自己的理解,试图说明主动思考和被动思考的区别。很多人的生活有某种模式,他们一辈子都不打算破坏这个模式。一个人长大后所受到的教育如果跟这种模式相排斥,他们也会刻意的装作看不见。这本质上是懦弱者的表现。突破模式的限制,被高考折磨的孩子会找到更有意义的事情去做;过度关怀孩子的家长会意识到自己应该去丰富自己的人生;任劳任怨的老母亲可能不再强求家人听从自己的安排;而勇敢面对生活,从阅读中寻找答案也是一个人接受高等教育,提高人文素养的最佳途径。 人生陷阱太多,并不是埋头苦干便一定有所成就。原因很简单,如果漫无目的的你埋头挖坑数十年,除了身体上有了锻炼之外,实在不见得还有什么意义。我们能吃苦当然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它不可作为安慰自己的借口。不怕苦不见得非要找苦吃,吃苦时一定要问问自己是不是值得。花费个三五年想清楚事情再做,总比辛辛苦苦奋斗了几十年才发现做的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来的好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