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与见仁见智

(有那么很少数的人对任何事情没有观点,这篇文章跟这类人没有任何关系,莫读。)

陈省身Erdos分享1983年的Wolf奖。当采访陈省身,问对他自己和Erdos的工作的看法的时候,陈省身说:“喜欢我的数学,可能不会喜欢他的;反之亦然。”只要对这二位稍有了解,就可以发现这二人的数学有很大差异。陈靠极为深厚的学术功底,做出的东西有很深刻的意义,很有开创一门新方向的架势。Erdos则因他对数学的痴狂而闻名,他是世界上最高产的数学工作者,发表论文超过1500篇。此人绝不会因为任何数学问题小而扔下不做,原则是吸引他就好。两人数学品味非常之不同。

爱因斯坦曾表示,他选择物理因为害怕被数学中无数有魅力的问题吸引住,而导致不能专心于最中心的问题。毕竟,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但是据说Erdos服用兴奋剂,每天工作18个小时,时间对他来说可能不是障碍。爱氏在前面的话中表明了态度,如果他也做数学的话,应该会走陈的道路。

随便找一个数学工作者,不妨也问问他的态度。我想,答案会不尽相同。而且会有人认为,这两种工作不分伯仲。这是因为,这俩人同样的令人尊重,他们的工作同样的永存史册。

换句话说,上面这个问题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区别在于品味和喜好。

但是如果有一个教授(鄙人只是假设,都是江湖的传言),成天威逼利诱学生给他做工作。把这样的人也放在两人之间,然后问大家喜欢哪个,你猜猜会有怎样的答案?

若把这第二个问题摆在桌上,我认为跟见仁见智没有任何关系。

赵高当年指鹿为马,问群臣,这到底是什么。大家有人畏惧高的淫威,承认是马;另一些说是鹿,最后被搞掉。试想这时侯如果有一位站出来说:“嗯,这个问题,见仁见智。”那就有意思了。文革的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问:“你们赞同哪种哲学流派?咱们来讨论讨论,不用客气啊,见仁见智。”我想,这位也应该是死路一条。

由此可见,有些问题乃是非问题,不由得你在那里见仁见智。

现如今,指鹿为马的事情还在上演。同时,又出现了另一种故事。两个人争论问题,出现矛盾的时候,会有第三人把“见仁见智”的说法抛出来搅和。有些问题就是很尖锐,就是要回答。说假话的曲意奉承,说真话却需要勇气,多数人选择中庸,我不想当小人,更不愿飞上枝头做“出头鸟”。遗憾的是,可能有一天,当说真话的人被打击殆尽,这类喜欢用“见仁见智”的说法保护自己的人,恐怕也不好过了。清洗工作结束之后,所有人齐刷刷的列队喊口号,一直到把假话统统喊成真理!

 

About liuxue

I am a Chinese university stude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